沈烈干什,张静修这个枕边人少明白了一

    终旧是张居正的儿。

    且旁观者清。

    今沈烈主导的新政,铁王的始了规模的推,颇有太祖一言不合,便拿读书人刀的架势。

    太祖呐?

    走到这一步,张静修了很,似乎有的问题明太祖建立的一套制度上。

    打候,太祖靠的是淮西勋贵帮老兄弟,老兄弟们杀光了,始依仗的儿们。

    这一套。

    今已经走到了死胡

    的夫君在做什呐,

    这问题。

    张静修了很久才明白。

    “举力!”

    樱桃喃喃,首辅的通透了,沈烈建立的这一套规制,是靠组织力。

    将明上,举来。

    是……

    顺这个思路继续往琢磨。

    倘若新政继续推明是富强了,明军是横扫释放了,这新政建立来的一套规章制度。

    终束缚的是谁?

    忽间。

    张静修俏脸刷的一白了,懂了夫君的打算,因这套制度推若干定制。

    帝党,明军,加上这百姓的汹汹民一个比秦汉强盛的

    在一次次捷的刺激打破这套制度,甚至连皇帝法让这辆轰隆隆的战车停来。

    终束缚的是沈烈

    是皇帝。

    咬银牙,张静修将这怕的念头默默的藏在将熟睡的夫君抱紧。

    数

    东海水师提督衙门驻

    耽罗。

    随几艘风帆战舰,护卫一艘徐徐驶入了港口。

    港口上。

    早已是旌旗林立。

    东海水师提督汪顺一,百余位将官穿笔挺的军服,挎腰刀,恭恭敬敬的向海船上走来的人单膝礼。

    “参见人!”

    肃杀

    沈烈却随挥了挥,沉脸,脚步匆匆的走向了官厅,官厅有一人早已恭候

    见沈烈走了进来,太师椅上坐的儒雅斯文的,便露蔼的笑容:“妹婿,别来恙。”

    瞧见此人。

    沈烈瑟稍晴,忙低声:“四哥。”

    是辞官回守孝的张简修来了。

    厅外。

    汪顺早已命人预备了酒宴,随亲兵将各酒佳肴端了上来,摆了满满一

    厅门便徐徐关上了。

    是五步一岗,十步一哨,戒备未有的森严。

    官厅

    酒三巡。

    神忐忑的汪顺便离了座位,单膝:“标,让人受累了。”

    丢脸呐!

    厅几个提督衙门的将官,赶忙离座礼,脸上火烧火燎的,沈烈挥了挥

    责怪他。

    “来。”

    沈烈知,随津卫的商船越来越,东海水师的一百艘护卫战舰已经不太够了。

    维持几条航路的畅通,需少战舰呐。

    巅峰期的海上马车夫荷兰人例,荷兰的武装商船吨位占欧洲吨位的七八

    数量超了两万艘!

    规模造舰势在必明曾经傲视这个世界的造舰力,经了两百的荒废,早已落魄的不

    此

    沈烈到了今这个月,造船业达的荷兰。

    仅在首阿姆斯特丹有上百造船厂,全工建造几百艘船,这是怕的力。

    “两百不思进取呀!”

    随沈烈走到了窗边,港口几艘被击伤的战舰,破破烂烂的武装商船,便决

    “此劳烦四哥,与沈烈一趟琉球。”

    张简修忙低声:“。”

    琉球干什

    一来是袭击船队的真凶找来,雷霆万钧的段清除掉,来个杀一儆百,二来……

    沈烈打算联络荷兰人,重金购买一座型造船厂,是问题来了,这造船厂放在哪呢?

    “津卫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将这个念头抹,沈烈幽幽:“这船厂,本宪……搁在琉球长山岛宜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汪顺微微错愕,便不再言,张简修脸上的笑容却僵住了,低头,掩饰的震撼。

    他这妹婿花费重金的造船厂搁在长山岛,让他这个四舅哥来统筹管理这个造船厂。

    他是防谁呐。

    不言喻。

    气氛变微妙。

    直到。

    响了沈烈杀气腾腾的冷哼:“谁干的。”

    汪顺差了汗,忙:“是……李旦,红毛人有萨摩藩。”

    闻此言。

    沈烈张简修眉头便深深的皱有料到这股势力竟此强悍,难怪汪顺的舰队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沉吟

    张简修有困惑:“这不呀,这红毛人在东海,在南洋一带算老实,虽不算乖顺,与我明井水不犯河水……此番劫难,红毛人踩进来?”

    “东海王李旦。”

    张简修满疑惑:“李旦此人倒不像是个莽撞人,他吃了雄,敢劫朝廷的船队?”

    个不知谓的东瀛萨摩藩,了呀。

    话音落。

    沈烈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知肚明。

    汪顺在一旁低声:“张兄有不知,这背是有隐的,这几怕是……收人钱财,替人消灾。”

    一瞬间。

    张简修哑

    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三势力收了谁的钱呐,这问题膝盖明白,是收了沿海姓的钱。

    沈烈的目光再次变

    不外。

    这个月的海盗嘛,本是十分复杂的群体,既是海商海盗,不在海上贸易横财,雇佣兵的活。

    钱给足了,别让他们劫朝廷的船队,是请他们马攻灭一个是分分钟的

    更甚至

    有一武力不济的度,钱请雇佣兵团帮打仗,这在欧洲,在海上十分普遍。

    随沈烈走到了桌边,拿了狼毫,稍一沉吟便接连写了几份令,叫人送回京师。

    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

开局失业,我让歌坛大魔王回归免费阅读 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 七味书屋 完美世界:我加载了葫芦娃面板免费阅读 梦幻之境 热点小说 书法之窗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香墨客 美利坚1982最新章节 期待在异世界免费阅读 终极星卡师免费阅读 影视:从奋斗开始,一路狂飙酒花玉露 LOL:暗裔女神觊觎我!最新章节 道诡异仙在线阅读